别•惜

  • 张祎
  • 日期:2017-06-30
  • 987

      我不知道,是不是把太细的神经割掉就不会对离别那样敏感;我不知道,大家口中的好开心就要回家了,是出于真心,还是为了掩盖什么;我不知道,还能有几次机会大家一起坐在教室里安安静静地听一堂课;我不知道,会不会有一首歌或一首诗能恰如其分地表达我此刻的心情,纵使有千万分不舍,但总归要珍惜离别……

      还记得来学校报道的第一天,七点多到的北京,那时的火车晚点了,认识的第一个人是小强,我们约着一起去玉泉路坐校车。然而我的火车晚点了,还让小强多等了我几个小时,怪不好意思的,但是热情的小强一下子就让我感受到了同学的温暖。后来发现这个小小的学院里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可爱,可爱的老师,可爱的同学,喜欢的不得了。开学典礼第一天,大家都穿上了小黄衫,我们调皮地称自己是小黄人。后来穿着小黄衫晚上去操场跑步,看到一个穿黄色短袖的男生,上前就喊“站住,小黄人!”那人回头一看,才发现不是我们院的,那叫一个尴尬,偷偷笑了好久。那会儿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,竟不曾想这些陌生的人会在一年后互称为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,喜欢这群可亲可敬的兄弟姐妹,当然还包括我们可爱的轩哥。后来这群可爱的人一起学习一起玩,一起为学院争荣誉,篮球足球排球羽毛球,都留下了他们矫健的身影,也留下了许多欢声笑语;《一二九》的红歌比赛、《五月的鲜花》朗诵比赛也完全不在话下,欣赏小伙伴的多才多艺,感叹微电子学院人才济济,原来大家都是深藏不漏呀!多想再跟大家打一场羽毛球,说一些只有微电子学院的人才能听懂的暗语,不想说再见,不想道别离。

      却总是会在要离开的时候想起那些曾经脍炙人口的校园离别歌曲,《凤凰花开的路口》、《北京东路的日子》、《不说再见》、《那些花儿》,随口就能哼上几句,以前毫不经意的随口就唱,此刻却多了许多难以言说的情愫。在这个哪哪都弥漫着离别气息的雁栖湖畔之夏,总能看到天桥上面拿着相机手机拍照的小情侣,图书馆前最后一堂课前合影留恋的老师学生们,驻足于教一门口、图书馆广场、二食堂前、天桥前举起手机拍下这美丽的蓝天白云的学生,惊喜于校园的月季开了、向日葵开了、不知名的小黄花小蓝花开了的咧开嘴笑的男孩子们和女孩子们,还有朋友圈里秀的去观景台的美丽景色!是呀,多好看的风景呀,多美丽的学校呀!那就再多看几眼吧!有人珍惜能看见国科大的蓝天白云的每一天,邀着三五好友,一起在阳光下拍照,跟钟楼合影,与夕阳共舞,在雁栖湖留下了最美的年华;有人趁着小学期空出来的假期,把先前没爬过的野长城慕田峪长城水关长城卯足了劲爬了个遍,把没游过的湖走了一遍,把没看过的湖灯美美的欣赏了一遍,甚至好几遍,有人趁着离别之际,壮胆表白,结果收获了一段美妙的爱情……

     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如此之快,不知不觉,能留在雁栖湖畔的日子两只手都能数得清的时候,才发现是真的要走了呀!这次依旧定的最晚的车票,一定要赖到宿舍阿姨不让住的那一天才离开。其实并没有计划好小学期没课了之后要做些什么,或者就这样什么都不做,再多看校园的花花草草一眼,再走一遍图书馆的旋转门,听听进门刷卡的清脆声音,再看看门口认真看书的保安小哥,稚气未脱的神情里透着一丝羞涩,却总能在我腾不出手的时候热心帮我开门。或者再坐一次分不清是小白小黄还是小绿的校车,听听司机师傅热情的招呼,美滋滋的道一声“谢谢师傅”!亦或是再去游泳馆游一次泳,再围着学校的跑道跑一次,从东区到西区,再返回到东区。细数着还能进出教学楼图书馆几次,吃几次三食堂一楼的麻辣香锅、常年不变花样的早餐,没课了之后最好吃的二食堂也会懒得去了吧,还没来得及体验一食堂的黑暗料理,这,就要走了吗?

      原来从教一到教二的距离真的只有一年,现在开始庆幸自己被分在了东区。夏日里顶着烈日走过宏伟的天桥,冬夜里迎着北风走过昏暗的地下通道;跑过西区的操场,也投过东区的篮筐;享受过教一的暖气,也吹过教二的空调,还睡过图书馆的沙发;在学园一二迷过N次路,也始终未能揭开学园三四的神秘面纱……遗憾虽有,但更多的的是美好的回忆,回忆满满,忆起便觉温暖。

      当各种散伙饭排山倒海呼啸而来,排满了行程,才发现离别将至,挥手说再见已不远了。以前怎么都聚不齐的宿舍聚餐,在最后一次终于凑齐了人数,大家都彼此珍重这次的聚会,有些人怕是难有机会再见了吧。老乡聚会、学院聚会,小聚会、大聚会,觥筹交错之间,只想再多敬一杯酒,再多说几句话,再多看几眼大家。就像大家说的,虽然不久我们就要奔赴北京武汉上海不同的地方,但是我们单飞不解散!

      珍惜,离别!

      别了,珍惜!